007的长相问题,别动不动就说hideous
分类:动漫动画

昨天 VeryCD 放出 D 版《皇家赌场》(Casino Royale),虽然此前我的同学已经看过了枪版的,但是我觉得那个小小的摄像头是对 007 的不敬,因此憋着没看,现在我正满心期待的放驴 ~~ 很快就要看到备受争议的普京版 007 啦。

首先,当然喽,这是一本畅销小说,然后么,就是我对太畅销的东东天生有排斥感,但是这本书却看了好多遍。第一遍是中文的,情节很吸引人,于是乎眼珠子跳跳跳啊的很快就扫完了,第二遍是原版的,被一些单词难住了,看得慢了一点,突然发现了情节以外的有趣的东西,读的同时又下了《圣经》来听,自然就很仔细了,第三遍刚好遇到我做présentation,好死不死挑到宗教战争这一题,欧洲那一笔纠缠不清的历史叫我这个从小受马克思教育的人看得头皮发麻,这时候又想到了Da Vinci Code,于是找到法语版又重新读了一遍,其中单词之巨大,语法之艰难,就不一一来说了。
 
美国跟欧洲的情况不同,老师老早就讲过了,那是一个更加自由松散的体制,有很多不受教庭管制的教会,名字都很古怪,研究的东西也稀奇,在读完Dan Brown的几部作品之后,我几乎可以肯定这家伙一定是某个奇怪教会的一员,才会这么不遗余力地得罪教庭,乐此不彼。
 
Da Vinci Code自问世以来,遇到的麻烦就不是一点两点,先是在美国保守的天主教管制区引起了涛天巨浪,接着又牵扯到抄袭的丑闻里去,但是无论如何,这是一本很妙的书,妙在它够胡思乱想,而且胡思乱想的挺有逻辑。
 
看法文版的时候,很自然的,我跟着主人公的脚步,把巴黎一路游来,书里提到的,都是脚下的景致,别有一番亲切。那个时候Louvre正在办Da Vinci展览,有画放画,没画的就放仿制品也好,于是书里提到的画也都有幸细细站到前面去端详,怎么说呢,Da Vinci的画确实有这么点诡异,跟其他金黄翠绿,姿态端庄的宗教画相比,他的画一方面用偏暗的色调和巨大的阴影突出了神秘感,另一方面呢又用自然的姿态和丰富的表情突出了人性,所以常常体会不到在看一幅宗教画的感觉。
 
踩在书最后提到的玫瑰线上,俯视Louvre底下的小金字塔,并没有心潮澎湃的感觉,我看着小金字塔,始终觉得那是个冰冷没有生命的东西,里面也不可能藏着千年的秘密,那一刻,才感到害怕,如果说神性是人性的一部分,那恐怕我的某部分早早的已经被扼杀了。
 
神性是人性的一部分吗?Dan Brown并没有强调这一点,但通过Robert Langdon教授的表述,我们听到了这样的置疑,究竟神是一种绝对的存在呢,还是只在人的感知里存在着。
 
这是西方和东方的不同了,或者说是古代文明跟现代文明的不同,中国有幸作为仅存的古代文明的完整传承者,用自己的历史和现代证实了这一点。我们的文明,艺术也好,哲学体系也好,社会形态也好,其中自然有宗教的参与,但起到决定作用的始终是人,无神论者在中国是自古就有的,且有很多,因为孔老夫子对鬼神之说是“存而不论”,基本上是54的意思,而孔夫子的门生遍布天下,所以说古中国有多么迷信之类的只能在低层人民中说说,真正的大儒是不屑于这一套的。
 
我们的文明,就在人类对自我的约束和反省当中一步步走过来了,神来过,但它既没有在水上行走,也没有能把水变成酒,女娲创造了人,但共工也触了不周山,如来佛法力无边,但玉皇和王母也结了婚,三清道观香火鼎胜的时候,民间传说中的各路神仙还在为爱情挣扎。我们的画也是先有山水鱼虫,才有的人物,最后有的神仙。我的皇帝从来也没有因为哪位神而被罢黜过,以前有打着宗教旗帜起义的,也都失败了,因为炎黄子孙,从祖宗辈开始,就不吃这一套。
 
我们的文明,向来是烟火气十足的,不打算被别人轻易来打扰来控制的,只想好好的生活,我们拜神许愿,是因为相信它们对我们有用。任何文明到了N千年的时候,都会变得这么现实。
 
法国人在欧洲人里是走得最快的一个,法国皇帝第一个说“君权神授”,把教皇丢到了一边,他们最早提出政教分离,从而把上帝也丢到了一边,他们最先砍掉了国王的脑袋,把皇权丢到了一边。我问老师现在法国的天主教徒还多么,身为法共人士的老师偏偏脑袋:自称的还挺多。
 
上帝已经在文化中死去了,虽然曾经一度,它是欧洲文明的基础。哥特式的教堂是为了更接近它,古典绘画是为了更好的描绘它,雕塑也是为了刻画它的样子,还有那些纸卷,那些彩绘玻璃,一切的一切。
 
我是一个铁齿的人,却常常也会做一些自己也觉得无稽的事情。人类真的有坚强成这样吗?真的有坚强到在跌落到漆黑的井里一天一夜之后,仍然不祈祷吗,不忏悔吗,不去希望和懊恼吗?有人说上帝即是希望,如果是这样,上帝永远都是存在的,从人类有知的那一刻开始到人类灭绝的那一天为止,如果动物也有希望的话,上帝至少是与地球同在了,可惜我们无法去证实这一点。
 
希望为什么不可以是上帝呢?神是没有形态的,你喜欢它是什么就是什么,多好。所以神性也可以是人性喽。但是有人不这么认为,Leigh Teabing爵士于是成了这部小说里我最为敬佩的人物,一开始是源于他的渊博的知识和可爱的刻板,到的结局的时候,却是为了他如此纯粹的“人性”。第一次发现终极Boss原来是可以敬佩的人物,尽管他的作为让我觉得有些可怕,但是他说的并没有错,历史把多少刺客变成了英雄啊,况且假如他真的摆脱了神的束缚生活了至今的话,他的为人根本不在我的道德标准约束之内。
 
Teabing爵士失败的那一刻,我的感受真的是非常奇妙的。人只能选择自己的立场,并且要求与自己同一立场的人,而站另一边的人,你没有权利批评他错了,只能说他选择了同你不一样的利益,而我们被伤害了,仅此而已。你不能说蛰你的小蜜蜂是错的,它是另外一种生物要生活。而人类,并不因为长得跟我一个样子就成为和我同一样的人类,生物的分类学只在灵魂以外的地方有用。
 
扯太远了,回到电影上吧。电影不外乎就这么几种,要不然够娱乐,让观众的感觉如坐过山车,浪漫也好刺激也行甚至快乐也是其中一味,要不然够深刻,让观众的回味如坐有轨电车,人性也好社会也好甚至动物也可以是其中一员,要不然够实验,让观众的脑细胞如走迷宫,这一类的电影我简直提也不想再提,提起来就是一脑门的瞌睡虫。占着第一样有票房,占着最后一样有奖。
 
Da Vinci Code刚好是个三不占。大家都是找圣杯,Langdon教授跟Indiana Jonse不同,后者是枪里来刀里去,美女里来土著里去,有的是狂奔搏斗和眉来眼去,前者就可怜了,符号里来密码里去,教士里来圣经里去,有的是思考解谜和历史问题。书里好歹还有Sophie美女亲亲抱抱,安慰一下教授孤独的心灵,电影里居然连这点福利也没有。
 
原著里有很大一部分是内心独白加上回忆加上作者讲解,好不容易才把一顿纠缠不清的历史艺术和宗教问题纠缠得更加紧密,把读者绕得跟个线团一样,电影就没可能满屏字幕的把这些过程都交待清楚,只好借助影像,这下教授的对白自然不可能百分百正常了,有些只能内心OS,正常人根本不会讲的话,教授也只好说给观众听,不然观众没法follow剧情。
 
剧情方面,要是按照原著那么一样的拍,可以学魔戒那么拍出个N部来,所以也是能省则省,能砍则砍,就因为这甚至把教授跟美女的爱情戏也给砍掉了。可惜这是个寻宝游戏,具体的步骤还是一样都不能少,于是乎好好的一部寻宝传奇在去掉了漂亮的头发,美丽的皮肤,均匀的肌肉之后,就只剩下一副流水账式的骨头,啃了无味,弃了可惜。
 
开始进入Louvre的一段就感觉明显是节奏快了,气氛都没有出来一个谜题业已解开,紧跟着进入下一题,观众还在调整情绪,下一个谜又解开了,这样还好玩吗?不好玩。直到Teabing爵士出现,电影也步入一部惊险片的正轨,子弹也来了,阴谋也来了,闪回也来了,这时候我的情绪好歹也起来了,渐渐的有点找着导演的拍子了,但结局时那个收尾又明显拖沓了。
 
演员方面,我不是说Tom Hanks不好,但是跟英俊潇洒这四个字总是搭不上了吧,Rober并不需要多少演技来演,只要看上去够聪明就行了,阿甘还需要减肥啊。Audrey Tautou一直给我精灵的感觉,跟她演过的角色自然有关系,但这个苗条的黑发女郎,大大的眼睛,微翘的嘴角看上去总有那么点顽皮的意思,要演一个法国女警还是解码专家,说服力小了点。在法国女演员中,她算是英语讲得不错的,带着原著里面本来就有要求的口音,但是很流利,情绪也表达到了,只不过好像一搭配上这口外国话,她原本丰富过人的表现力就不见了,别说嘎纳记者,就是我也失望一把的。
 
这部片子在嘎纳被批得什么一样,据说是有记者中途退场的,我这边的观众也有等不到结束就退场的。怎么说呢,这是一部我强烈建议先把原著遗忘掉再去看的电影,也许就不是失望,而能体会到看电影的乐趣。对了,如果是中国观众的话,需要事先补相关的宗教知识,表再问我基督教和天主教有什么区别这种傻问题了。

别动不动就说hideous

半年前的热站 craignotbond.com (奎格才不是邦德)为了“抵制”丹尼尔·奎格 (Daniel Craig)而建,现在这个站点当掉了,不过还可以从缓存中读到 一些关于奎格和普金多么相似的照片 ,我觉得像倒是很像,不过如果硬要把普金那游移的眼神和英国人拉到一块,最多也就是英国小报记者,门面上充不得绅士 —— 因为 007 一不小心把档案放在了伦敦情报局,所以历届 007 差不多都是英国人,我最喜欢的肖恩·康纳利是苏格兰人,罗杰·摩尔是伦敦人,一般般的提摩西·道尔顿也是英国人,第二任的乔治·拉扎贝是澳洲男模,看起来很像健身教练,因此也非常失败,最近的布鲁斯南有爱尔兰的血统,主要是一头黑发和奶油小生的眼神忠实了 007 要江山更要美人的人生哲学,至今被大多数女影迷念念不忘。

巴黎也许是唯一一座城市还保留着三百年前的样子,而巴黎人的恋旧也是出了名的。巴黎人眼中的城市伤疤有三:一个是打在埃菲尔铁塔晚上的夜景灯光,城里唯一的现代写字楼,以及在电影中反复出现最后升华为圣杯所在地的卢浮宫玻璃金字塔。

奎格也是英国人,但是长得非常美国 —— 也就是鼻子比较粗、头发比较黄、脸上多少带点横肉的,虽然两百年前美国人也是英国人,但是血统的纯正就保留到了林肯时代,林肯发明南北战争,统一分裂国家的同时也把人种大大统一了,因此他那饱含忧郁的绅士形象在美国总统中后继无人。我们这代认识马龙·白兰度是在他满脸横肉演《教父》的时候,年轻时他的脸上还算光滑的,教父之后,哈里森·福特、恩奇奥·史泰龙、布鲁斯·威利斯,这些搞动作的脸上褶子一个比一个多,王中之王要数阿诺·斯瓦辛格,演机器人不带化妆的。

巴黎人每每提起这些伤疤建筑时脱口而出的第一个词一般都是hideous ……

黑头发的要求到了罗杰·摩尔时代已经打破了,当年摩尔也不染黑,因此一些小报记者说什么“打破黑头发的惯例”纯属 80 后水平。虽然俺们也是 80 后,但是粉 007 也有十年,每部片子也都看过三五遍了,主要是在我们家这么封建的环境,带点荤的 007 系列完成了对我的性启蒙教育,尤其令人难忘,不信谁把小报记者拉过来,我问他 007 和哪个邦女郎没上过床。

丹布朗不是第一个想探寻圣杯踪迹的人,也不是最后一个。据说希特勒同志:^-也是圣杯的狂热追随者。盛满圣血的圣杯总是让人感觉毛骨悚然,种族主义者说这是我们血统纯正的证据;宗教狂热者说耶稣爱我们,上帝的确来过这世界,我们有圣杯为证;斯皮尔布格对印第安纳琼斯说这种故事绝对是票房的保障,大家不都好这口么;作家们也不忘记飞短流长一把。

本文由betway必威安卓版下载发布于动漫动画,转载请注明出处:007的长相问题,别动不动就说hideous

上一篇:严重怀疑DC点错技能树,超级好看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