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中的福尔摩斯,如果你还相信童话
分类:动漫动画

(发于2月5日南都周刊)

期待已久的Holmes终于上映了,与麦姐离婚之后的Guy Ritchie果然重振雄风,拍了一版介于19世纪007和上世纪三十四年代film noir之间的福尔摩斯,其选角、情节、布景之出人意料都是Guy Ritchie式的,着实让看惯了好莱坞超人钢铁侠的观众过了一把瘾。

从最开始的《白雪公主》到今天,迪斯尼公司已经全球发行上映了整整50部动画长片电影了,这50部动画巨作里质量自然是参差不齐,但不可否认的是,里面几乎每一部动画片都影响了一群天真地孩子和单纯的达人。2010年的《长发公主》是迪斯尼出的第50部动画长片了,这是一部迪斯尼全体制作单位上下“预谋已久”的一部大作,对于这样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动画影片,迪斯尼选择了最本真的回归+最慷慨的突破,成就了一个完美的经典。
我必须得承认这是一个给相信童话的人一个最浪漫的回馈,而我很不幸地就是一个坚信童话故事的矫情小青年。我很没出息地连这电影的高清DVD版都没出来就迫不及待地找了个烂到像枪版的看了(因为莫名预感国内不会上)。看完后让我无限唏嘘,真应该在一个下着鹅毛大雪寒冷的圣诞节里坐在剧院里看这样一部让人觉得幸福得看见天堂之光的动画片阿。
其实对于影片原著《格林童话》里的经典篇章《莴苣》我已经记不清楚了,但这部电影清晰让我回味到了儿时手捧着《格林童话》彩色读本时的那种期待与激动。
作为2D动画额鼻祖,这次迪斯尼3D的画面没有让观众失望,精致的光感和柔腻的画面让整个影片浮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华丽质感,同时为了保持影片充分的童话幻想色彩,制作方没有让过分真实的3D画面将浪漫的氛围冲淡,恰到好处的平衡让人不难察觉到迪斯尼对这部巨作的用心。
王子和公主的搭配也算得上是一绝了,我真的超喜欢这两个主人公。长发公主Rapunzel并不算是正统的高贵公主,活蹦乱跳、不谙世事更像是个刁蛮爱闹的邻家少女,在初见男主人公的那一份警惕和惊异还有逃出高塔后一路上的玩闹与纠结真是可爱到不行。
王子更不能说是个王子,玩世不恭、小偷小摸表情总是酷酷的大骚包,碰上一匹白马却和它闹个不休,简直就是痞子英雄,这两人的对话其实笑点还是不少的。
但这对非典型王子和公主却演绎出了最传统的乌托邦式的童话爱情,历经险境、战胜邪恶、助贫扶弱、实现梦想最后回归王宫放飞爱情的天灯。浪漫而少了一份固有的距离感。
旅途的尽头,当两人坐在小舟上,看着一年一度为公主全城放飞的天灯时,所有的喧嚣静止,世界的所有流光溢彩都是专属他们两个人的,在夜空闪烁的璀璨灯火与水面的波纹化成一抹难以言表的华彩时,他们唱起了《I see the light》,无数次奥斯卡得主Alen Menken为影片量身定做的二重唱主题曲将全片推向最高潮,这个场景应该会是我今年看到的最美丽的一幕。(即使是看的劣质版……)
故事的结局是在影片一开始大家就都猜到了的,蜗居在山洞里的人们可以在皇宫里高歌自己的梦想,妄想永生的人为自己的私欲付出代价,勇敢抗争的人获得人民的认可和拥戴,而依旧懒散的王子和失去魔法的公主,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这真的是一个童话,美得太不真实,可有着让人去信服和感动的神奇力量。童话不会有意外,却会有惊喜,《长发公主》就是这样一个惊喜。去年皮克斯的《飞屋》可谓风光无限,影片最后的“ You makes the adventure”让很多人止不住掉了泪,可当时看的时候总觉得这样的设计太有“催泪”的嫌疑,相比之下《tangled》公主与王子在串上的深情高歌“You’re my new dream”时的那种动容似乎来得更水到渠成。
我不想去深究电影的逻辑什么的了,因为这只是个童话,有谁会去拿起《格林童话》探讨个逻辑不停呢,那是不会读童话的人。我只想记住个这美好的童话故事,这个美丽的世界。“王子和公主从此过着幸福快乐地生活……”,这不是一个谎言,而是每个孩子的心里都坚信的真理。
如果你还相信童话,You'll see the light。

夏洛克•福尔摩斯曾先后出现在超过260部影视作品中,被75名演员扮演过,是有史以来被扮演次数最多的虚构人物;在这方面,除了他的亲密战友华生医生之外,就只有吸血鬼德库拉伯爵能够紧随其后。珠玉在前,此番小罗伯特唐尼欣然出演《大侦探福尔摩斯》,不能说不是勇气十足;而盖里奇对福尔摩斯形象的全新打造,也令诸多“福迷”们颇有微词。难得的是,在《阿凡达》势不可挡地横扫全球票房之时,《大侦探福尔摩斯》仍可从中分得一杯羹,实在不可小觑。

先说情节。大部分观众小时候肯定都看过福尔摩斯探案集吧,就算没看过应该也看过柯南里面对Conan Doyle的尊崇吧;那些经典的长篇破案小说《四签名》《血字的秘密》《巴克斯维尔的猎犬》之类虽然不是记忆犹新,起码也能看到就想起。但是,Guy导演选择了一个非小说中的情节,而是把福尔摩斯的侦探技术放在一个基于真实故事的改编之上,让读者从头看一个新的破案故事,这样起码在影院的两个小时就没有空想:这个情节到底是什么啊,我知道杀人凶手云云。而且,新故事的好处在于它能迎合21世纪嗜血观众的口味——大部分人对19世纪那些温吞吞的案件可能都没有什么兴趣了。Guy的这个故事有点像《十二宫》又有点像《七宗罪》,总之还是很新式的,而且逻辑缜密又带着19世纪的Vintage“古着”帽子,肯定不会让你睡着。

在盖•里奇诡异路数的引导下,小罗伯特•唐尼塑造的福尔摩斯看上去另类得很。制片人之一威格拉姆说:“我们创造的福尔摩斯更现代,行为习惯上像个波希米亚人,而穿着上则像个艺术家或者诗人。与以往任何的福尔摩斯都不一样。”这位大侦探的一些性格特点被刻意夸大了:无案件接时的狂躁和抑郁,对人际关系的不在行,对各种稀奇古怪实验的痴迷,邋遢和不规律的生活习惯……如果说这些在原著中还有迹可循,那么福尔摩斯与艾琳•艾德勒的风流韵事则完全是毫无根据的八卦了。原著中不近女色的福尔摩斯确实对这位美貌与智慧并重的女子颇为欣赏,一直称她为“That woman”;但依据华生的说法,那只是一种敬重而非掺杂了罗曼蒂克念头的非分之想。如今影片中两人不仅眉来眼去,更多次出现赤裸相见的场景,真真让福迷们大跌眼镜。

再说布景。我爱Guy Ritchie笔下的英国,从口音到短小精悍的冷幽默,再到脏兮兮的小巷,阴冷潮湿的天气,漫天席卷的乌云和隐藏在乌云背后的月亮,绅士走路时拐杖跺跺作响,女人的长风衣卷过阴风阵阵。我想说,Guy Ritchie是最了解自己国家的人,那些19世纪的英国味道就在漫不经心的镜头中一带而过。最后在尚未完工的伦敦塔桥上的决斗甚是黑色电影——没有一个暖色,全部是黑大衣,黑帽子,深色木板,乌云和灰色天空组成,颇有点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我几乎都能感觉到风吹到我的脸上。虽然背景特效做得有点假,但创意还是可圈可点的。

此外,热爱巴西柔术和街头斗殴的盖•里奇一向执着地寻求着“疼痛的底线”,因此他对福尔摩斯的理解加重了“武”的分量,并称“福尔摩斯是西方世界第一位功夫大师”。于是片中动作场面贯穿始终,不仅福尔摩斯成了地下拳手,裘德洛饰演的华生也摇身一变成为格斗行家;美国《综艺》杂志评论道:“这部电影的主角应该改名叫詹姆士•邦德。”至于两人之间的关系,更是掺杂了超越兄弟情谊的暧昧,斗嘴像是传情,动手像是调戏,还时不时醋海生波,引发全场哄笑;无怪乎本片又被戏称为“腐尔萌斯”。虽然称得上情节紧凑画面精彩,原本该是福尔摩斯戏的精髓部分——推理戏却被大大削弱了,结果是恐怕没人会把这部片子当作侦探片;于是小罗伯特•唐尼在金球奖上获得的,居然是喜剧类/音乐剧类最佳男主角。

再说演员。Robert Downey Jr.和Jude Law真是萌得死去活来!Jude的英式老帅哥就不用说了——这版的华生绝对是史上最华丽的华生,Robert Downey除了某些穿着圆领背心的时候比较像美国人之外,其他时候表现还是非常合格,最绝的是两个人站在一起的pose和打情骂俏的时候(请原谅我用这个词,不过他们在一起基本就是欢喜冤家的感觉),让看惯了Brad pitt这种正经帅哥的女观众也眼前一亮。两人唇枪舌剑,两句话的英国冷幽默就能把观众逗笑,恰到好处地采用原作中福尔摩斯的那些生活习惯——瘾君子、衣冠不整、思索时爱弹小提琴而不是拉小提琴、大男子主义——会让小说的fans也看得过瘾。请女同胞们一定一定去看吧,一定一定会养眼的。

回顾120余年来出现过的福尔摩斯形象,其中的变迁耐人寻味。1887年,《血字的研究》发表时,柯南•道尔如此描述这位初次登场的大侦探:“他有六英尺多高,身体异常瘦削,因此显得格外颀长;目光锐利(茫然若失的时候除外);细长的鹰钩鼻子使他的相貌显得格外机警、果断;下颚方正而突出,说明他是个非常有毅力的人。他的两手虽然斑斑点点沾满了墨水和化学药品,但是动作却异乎寻常地熟练、仔细。”出演过福尔摩斯的演员大多符合书中描写的相貌特征;小罗伯特•唐尼似乎是一个例外。至于福尔摩斯的“标准装束”——猎鹿帽+曲柄烟斗+斗篷+放大镜+手杖,其实并非出自原著,而是在插画家和演员们的演绎中逐渐发展定型的。

最后说风格。Guy Ritchie的这版福尔摩斯出人意料却又能让观众买账,就在于他创造了一个新的福尔摩斯,迎合21世纪观众口味的福尔摩斯。新的故事,华丽的情节,精致的服装和布景,老式帅哥打扮,福尔摩斯和华生都是武打高手,用铁血式的拳法吸引观众。没有邦德那种装腔作势的高科技武器,这俩人的打斗让整部电影从头到尾都充斥着那种铁血的腥味,你甚至都能听到他们走路时带起的呼呼风声。要特别一提的是音乐——那种苏格兰的民族音乐加变奏,真是这种血腥味的绝配。最后的片尾做得也非常漂亮,如果这版演员做成一个连续剧,我也会看下去的。

福尔摩斯系列故事最初刊行之时,许多插画家都曾为小说配图,其中包括柯南•道尔的父亲——可惜他的作品非常失败。西德尼•佩奇特(Sidney Paget)是最著名的福尔摩斯插画家之一,他以自己的弟弟沃尔特为原型塑造了一个相貌英俊的福尔摩斯,这形象如此深入人心,以至于后来沃尔特走在街上都会引起围观。在为《博斯科姆溪谷之谜》作画时,佩奇特给福尔摩斯戴上了那顶标志性的猎鹿帽;柯南道尔本人很喜欢这个造型,后来把这顶帽子写入了小说。

本文由betway必威安卓版下载发布于动漫动画,转载请注明出处:影像中的福尔摩斯,如果你还相信童话

上一篇:当福尔摩斯变成歇洛克,弃犬和傲娇的甜蜜生活 下一篇:福尔摩斯,其实也没那么腐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